聊斋里有个故事《盗户》,说的是顺治年间山东滕峄一带,百姓十之有七是盗贼。后来盗贼受招抚归顺朝廷,县把将其另立户册,称之“盗户”。凡“盗户”与其他百姓发生纠纷,官府总袒护前者,生怕他们造反。

这样一来,百姓纷纷冒充“盗户”。每临诉讼,第一道流程便是论辩究竟谁是真盗户,谁是假盗户。

后来,县官的千金被一只狐狸变的美男子勾了魂魄。术士以符咒降伏狐狸装入法瓶。这时,狐狸在法瓶里大叫:“我盗户也!”

听者暗笑。

钟乐乐 boosted

‪我在油管開設《想點就點》直播,幾天之後被禁,油管答復是技術問題,經過數天,果然修好;最近一周,先後(非同一天)有三個節目直播之後居然不能觀看,油管答復說是技術問題。‬

‪我不相信有任何政治因素。我很感激油管提供這個平台。‬

‪明镜《想点就点》 youtube.com/channel/UCL_0dC8-D

今天大新闻 | 王岐山出山废了刘鹤谈判达成的协议,政治局只是背书,习近平掉入了大陷阱,被指投降派(何频 冯崇义 吴祚来 乔木 郑旭光:20190615)6do.news/article/1004594-41

钟乐乐 boosted

转豆瓣⚪️HelloThere🔵:
好奇心日报的采编部今天已经遣散了。所谓好奇怪app会继续更新,可能更新的是存货,如果有新内容,也不是采编部写的。

福克纳在1956年接受《巴黎评论》采访时说:

“我们无法做到完美,所以我评价人的时候,就看他在做那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时,失败得有多精彩。”

原句:
“All of us failed to match our dream of perfection. So I rate us on the basis of our splendid failure to do the impossible. ”

(William Faulkner, "The Art of Fiction", in interview by Jean Stein of the Paris Review, circa 1956 )

theparisreview.org/interviews/

钟乐乐 boosted

‪香港只有蘋果日報?

香港百万上街反送中,
特首和北京都人非
youtu.be/0SO279c4jPg

钟乐乐 boosted

何频:
1997年的今天,我站在充滿焦慮、疑慮的香港街頭。
2019年的今天,我遙望著走上街頭的香港人,是堅守和勇氣。
這是香港最後一博,這是中國人最後的陣地?
不,因為希望有尊嚴的不只是香港人,希望不能靠維穩生存的不只是香港人。
今天不是絕望的吶喊,是向未來中國的呼喚!

t.co/rUUy7R9Wni t.co/oT261y41Xt
twitter.com/MJTVHoPin/status/1

我在十五六岁那年,曾在九龙佐敦道的拔萃女书院做过一段交换生。坐我同桌的那个女孩子叫”明明”,活泼能干,是拔萃那届的级长。

她们的课程很浅,我听得实在无聊,又不好打瞌睡,就直愣愣地坐着出神。

她看我无聊,又知道我喜欢写写画画,问我要看什么书,说她去找来给我看。

我说看看有没有写香港的书。她送来的,是亦舒的《伤城记》。

记得那个溽热烦闷、街声聒噪的午后,我读到一句:“妈妈,依我看,就是这么简单,香港人有多善忘,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终身唯一持久的爱和兴趣,不过是赚钱。”

我当即拿给同桌的明明看。相视莞尔,又噗嗤一声笑出来。

今天香港游行,规模空前。热泪与敬意。注目与感怀。倏地想到《伤城记》。

当时忘了,其中还有一句——

“陈开怀浸在香氛里想:住在这个城市里的人这样爱它,这个城市不会有事。爱国,未必,但之之肯定爱香港爱得不遗余力。”

还有文末——

“之之轻轻自言自语:“伤处痛不痛?只有在我笑的时候。”照说她不应笑,但之之偏偏仰起头,大笑起来。
然后痛得面无人色,落下泪来。”

自由和山巅上的空气一样,弱者是吃不消的。(芥川龙之介 《侏儒的话》)

钟乐乐 boosted
钟乐乐 boosted
钟乐乐 boosted

我爸发他的毕业照给我。齿编贝,唇激朱。问:“风采如此,你看配什么字好?”

我答:“清秋上国路,白皙少年人。省亲诗,如何?”

他回:“不妥。”

半晌,发了下面的韦诗回来——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记得我大学时某个教授引用Frost说:the goal of your education is to acquire the ability to listen to anything without losing your temper or your self-confidence. (你受教育的目标是:听到任何声音都不发怒失态,但又不失对自己立场的信心。)

当时没太大感觉,连是什么场景哪个教授所言都记不真切了。近一段时间却常常想起这句。

钟乐乐 boosted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到中国旅行的爱因斯坦也有一番精准的观察。爱因斯坦在日记中写下了好几段被后人视为涉嫌“种族歧视”的评论:在中国,他看到了“勤劳、肮脏、迟钝的人”,“就连那些沦落到像马一样工作的人,似乎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痛苦。特别像畜群的民族……他们往往更像机械人,而不像人”。

钟乐乐 boosted

国家主义就像一副血迹斑斑丶重量千钧的镣铐,将受害者永远固定在那里,不能移动分毫。由於大部分中国人都缺乏某种超越性的宗教信仰,古代的时候他们将皇帝当作神圣不可触犯的偶像,近代以来他们又将国家当作新的祭祀对象。个人的自由丶权利和尊严被弃之如敝屐。哈金则力图通过小说打破国家主义和集体主义的魔咒,恢复个体的价值与特性。哈金在一篇访问中说:“我在大陆的时候,常说‘中国人是最优秀的’,完全是理想化的人格类型,很有宗教色彩。我们把国家当成惟一的信仰,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别的信仰,国家经常成为我们惟一的丶完全的。最後就把国家神话了。”哈金又说:“谈及国家,有一个道德底线,就是国家跟个人的关系怎样界定。国家是一个人一个人投票丶参与和建设的。国家完全是创造出来的东西,不应该对它有那种神圣感和神秘感。”

钟乐乐 boosted

這個節目也許是六四30周年
最有品質的記錄片

《天安門事件,決定了命運的50天》

日本時間6月9日周日晚上9點到9點50分,在NHK綜合台播出。1頻道

至少有幾百觀眾看到這個節目,也可能譯成英文

攝制組拍攝了明鏡電視總部部分場景

钟乐乐 boosted

‪美国回击白皮书:中方歪曲事实,协议不涉主权问题(想点就点 | 何频:20190603) youtu.be/Cl1nGfraOck

钟乐乐 boosted

当时,西单十字路口附近某处挂了一面巨幅电影海报。片名是:《共和国不会忘记》

钟乐乐 boosted

新的一天開始了。

陳維明先生昨天發來兩張照片,使我半夜驚醒。

30年前的暴日之下,我在瀘溝橋看到市民躺在軍車下、坦克前,閉上眼睛便是血海。

我一直試圖擺脫這種幻覺。幾周之後,槍聲大作,從電視中看到坦克人的場景,全身麻木。

當時,我希望可以一直麻木下去,或者可以洗盡我的記憶。

twitter.com/mjtvhopin/status/1

Show more
大家微博

大家微博 是一个面向海内外华人的新一代自由社交媒体社区。在这里您不会因观点不同而遭遇删帖、封号,您将在此体验到一个鼓励完全匿名访问不过度采集个人数据的全新的社交媒体...
注册本社区后你不仅可以与本站内的用户互动,并且可以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站中的用户无缝连接(例如关注别的站点的用户,这样您不会错过他们的推文)。与推特的单一时间线不同的是,您拥有两条时间线——本站时间线全球时间线,通过切换呈现方式,让您即可不错过地球上发生的一切,又不至于被不感兴趣的话题打扰...
来自大陆的朋友需要注意,为了保护您的安全,本站屏蔽了一些大陆电子邮件域名的注册。这是本站为支持您的完全匿名访问所采取的保护措施,同时也建议您使用外邮(例如hotmail,gmail等)服务的邮箱来进行注册,并不要在邮箱名中流露个人信息(例如zhangsan1982这样的邮箱名是不安全的)。
您可以用浏览器输入域名访问,也可通过安装App这种功能更强的方式进行访问,目前Android,iOS,Windows,Linux下均有免费的App供应,其中还有一些是开源的...